您當前的位置 :天津濱海網>京廣集運 > 財經 > 正文
信託業積極擁抱資本市場,人才池構建迫在眉睫
2021-01-11 08:13:54 來源:國際金融報 編輯:

轉型見真章!信託業2021年如何“變身”?

“入行以來,在各種會議上聽到講信託轉型相關話題已經有些年頭了,但直到去年才開始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轉型的迫切與緊急。”有信託公司戰略研究部工作人員冰冰(化名)對記者坦言。

記者採訪瞭解到,在2020年資金信託新規已推出徵求意見稿的基礎上,2021年相關細則有望進一步完善,同時監管評級、行業評級方面不排除也會有隨之更新的可能。

那麼,隨着信託行業步入規範化和精細化發展,相關業務體系是否會出現360度“大變身”?該如何看待已經或即將發生的變化?哪些新機遇不容錯過?

《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多位業內人士、專家,以期尋求答案。

1走規範化、精細化之路

對於信託行業來説,無論是回顧過去一年的發展還是展望新的一年可能發生的變化,“規範化”、“精細化”都是兩個非常重要的關鍵詞。

清華大學法學院法律與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邢成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2021年信託業及信託公司業務模式的轉型必然會有所加速。

“不過,相比內生動力,2021年信託公司的轉型更有可能呈現出監管驅動的特點。”邢成進一步指出,可以説監管環境已發生變化,對信託公司包括業務範圍、業務模式、轉型方向在內的諸多方面都進行了剛性的規定。

換句話説,2021年,信託公司所面臨的來自監管方面的“壓力”並不會有所減弱。邢成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提到了“剛性轉型”這個詞,這樣的強度,和柔性或彈性有着很明顯的區分。

2020年12月8日,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在2020中國信託業年會上,嚴厲地點出信託業存在的突出問題:“行業主觀上存在惰性,轉型發展的積極性、能動性存在欠缺,過度強調轉型面臨的困難和障礙,依然對通過簡單的影子銀行業務和通道類業務盈利存在路徑依賴和幻想,主要提供同質化、低端化的信託產品”。

對於當下和未來一段時間信託行業面臨的形勢,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金融風險與金融監管研究室袁增霆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從房地產融資政策的收緊、企業債違約形勢、資管爆雷、信託公司被接管等事件以及實際表現出來的監管態度來看,信託業監管環境仍在收緊,處於風險暴露和釋放的階段。

“可以説,信託公司的轉型只能加速。”邢成也告訴記者,信託公司如果不按照監管部門頒佈的相關新規進行轉型的話,則面臨違規經營的風險。

有堵有疏。轉型方向上,邢成對記者分析,在“非標轉標”的指引下,對於資金信託業務來説,非標業務中的非標投資,標品業務中的標品融資和標品投資都是2021年及以後信託公司業務轉型的重要方向。

“其中的一些亮點業務包括資產證券化和財富管理項下的家族信託業務等。”邢成進一步指出,此外,資本市場領域包括TOF(基金中的信託)、債券融資、債券承銷在內的方向也值得關注。很多信託公司也為此做了大量人才、物力上的準備,包括團隊建設、系統投入等方面。

整體來看,在資管新規統一資管產品監管標準、打破剛兑、要求資管產品實行淨值化管理的大背景下,信託公司亟待進一步提升大類資產配置的專業管理能力,構建核心競爭優勢,逐步打造和豐富標準化投資產品線。可以説,這對信託公司下一步的轉型發展至關重要。

至於這個過程要多久,袁增霆對記者坦言,信託行業轉型的特徵主要表現為對舊業務的出清,然後才是新業務方向及模式的重大變化。舊業務模式的出清不排除持續數年的可能。

2“非標轉標”內涵豐富

針對非標債權比例限制,銀保監會相關人士曾公開回應表示,非標債權資產具有透明度低、流動性差、風險識別難度大等特徵,當前對資金信託投資非標債權資產的嚴格規範,主要是為了防範非標債權資產無序發展導致的風險過度累積。

談到“非標轉標”,有南方地區大型信託公司高管告訴記者,其對行業來説絕不能被當作一件“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否則將背離其背後具有的深遠意義。

“‘非標轉標’不能只是形式上的轉變。”該人士進一步指出,一直以來,信託公司形成的業務及盈利模式還有風控思維等方面,都會發生一系列的變化。

五礦信託財富管理中心總經理何飛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信託公司越來越會意識到,僅僅圍繞單一的產品體系做事情會面臨諸多侷限,產品的單一會導致客羣單一,進而導致機構的能力單一,這樣的話也會難以對抗接下來可能發生的經濟輪動。

另一方面,客户的需求也絕非一成不變,很難用某一類產品完全吸引住客户。因此,信託公司一定要抱着開放的心態,爭取做到為客户提供綜合性服務。

“觀察國家倡導的一些新經濟行業的發展可以發現,股權投資或權益投資的規模很大,因此需要加深對行業、產業和技術的理解。”何飛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可以從開放式的平台或產品中借力,通過共享成果快速地切入到相關投資領域的機會當中去。

儘管“非標轉標”的路走起來並不容易,但仍有資深信託業觀察人士向記者表達了堅定的看好。

“從現有情況來看,大部分高淨值客户此前對固定收益的信託產品和公募基金、股票等標準化產品都有了一定的投資經驗。”該人士表示,受到無風險利率下行的影響,部分高淨值客户已經開始“惡補”相關知識。這些都會對信託“非標轉標”進程加速起到一定的支撐作用。

“對於步入轉型關鍵期的信託公司而言,如何衡量長期戰略目標與短期收益,是否能下決心走轉型升級,是最關鍵的抉擇。”上述南方地區大型信託公司高管對記者強調。

3積極擁抱資本市場

從上述討論不難發現,伴隨着“非標轉標”的進行,資本市場也越來越被走在轉型路上的信託公司所重視。

和以往嘴裏説轉型,身體實誠地幹着非標業務不同,可以看到,如今越來越多的信託公司正在積極地擁抱資本市場。擴大能力圈層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2020年末的最後一週,一個引人注意的變化是,金融類產品募集規模再超百億元。有分析認為,這或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信託行業的標品業務發展也同樣被看好。

在用益信託研究員喻智看來,受益於資本市場行情看漲,信託行業的轉型預計會比較順利,集合信託產品將由非標產品為主的融資類業務轉向以標準化資產配置和股權投資為主的投資類業務。

記者注意到,已有信託公司的標準化業務形成了包括資產證券化、證券投資和固收+產品等在內的多條賽道,及時地順應了市場大勢和客户需求。

其中,TOF產品被多家信託公司寄予厚望。TOF,基金中的信託,是一種專門投資信託產品或基金產品的信託產品。此類產品靈活性高,並可以通過底層基金的組合使得母基金具有多種多樣的收益風險特徵曲線,從而匹配不同投資需求。

那麼,和券商、基金等天然具備標品基因機構的一些產品相比,信託公司TOF產品是否有優勢?

某上海地區信託公司資本市場部從業人士于飛(化名)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信託公司發展標品業務困難之處在於公司層面對標準化業務的定位。現階段標品業務有銀行、基金、券商作為競爭者,競爭激烈。

“但信託公司做標品業務,可投研一體,結合自身非標業務在房地產、政信方面的深耕優勢,從而形成差異化競爭的趨勢。”于飛表示。

另一方面,以信託公司的一些權益類TOF產品為例,可以從豐富自身產品線角度出發,實現資產管理到財富管理的轉型。“由於信託公司不存在經紀業務,不考慮交易量,只關注產品收益風險比,使得信託公司成為該領域產品最有潛力的渠道之一。”于飛進一步指出。

4人才池構建迫在眉睫

路途雖遠,但似乎不再迷茫。資管新規及其配套細則的出台,已經為信託行業未來發展指明瞭方向。目前信託公司的業務轉型和創新發展也在積極籌劃中。

可以説,當下的轉型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金樂函數信託分析師廖鶴凱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信託想要更加凸顯中長期資金供給者的角色,是需要在標準化產品領域佔有更多份額的。標準化轉型的另一個優勢則是降低融資成本。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就現階段來看,壓縮融資類業務已經成為信託公司轉型道路上的一個重要指標。

有不願具名的信託從業人士告訴記者,2021年對融資類業務規模的壓降也是勢在必行的。這一點,經過2020的洗禮,已經成為行業共識。

銀保監會此前強調,堅持“去通道”目標不變,繼續壓縮信託通道業務,逐步壓縮違法違規的融資類信託業務,鞏固信託業亂象治理成果,引導信託公司加快業務模式變革。“這個決心是明確的和堅定的,壓降通道業務和融資類信託業務,不僅過去要求壓,現在要求壓,今後還會要求壓”。

另一方面,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各家信託公司在資源稟賦、股東實力、業務資源方面各有不同,決心和力度上也存在差異,而創新業務亦非一日之功,如果前些年沒有提前佈局的話可以説是難上加難。

長期來看,人才依然是信託公司發展的基石,特別是在“非標轉標”進程加速的當下。如果要想在標準化領域深耕,必須要打造一隻卓越的專業團隊並進行長期的、較為深厚的人才儲備。

那是否意味着非標人才不再“吃香”了?

對於這樣的聲音和行業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的困惑,平安信託總經理助理張中朝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儘管新出台的資金信託新規徵求意見稿嚴格限制了非標的規模,也確定了信託為私募的性質,但這並不意味着非標人才不再吃香。

“換個角度來看,新的政策有利於信託公司甄別抗風險能力較高的投資人,讓市場更市場化,企業更規範化,投資者更專業化。”張中朝進一步指出。

分享到:
版權和免責申明

凡注有"天津濱海網"或電頭為"天津濱海網"的稿件,均為天津濱海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註明來源為"天津濱海網",並保留"天津濱海網"的電頭。